首页 > 卜奎记忆 > 卜奎人物 > 马识途:英魂永铸齐齐哈尔
马识途:英魂永铸齐齐哈尔
2018-08-13 09:25:00   来源:《齐齐哈尔历史文化记略》
        【探访马识途烈士遇难地】

  在西满革命烈士陵园马识途烈士纪念碑的后面,我们看到这样一行字:“马识途烈士为保卫新生的革命政权牺牲了。他没有死在八年抗战敌人手中,竟死在抗战胜利后的反动派手中,这是让我们永远不能忘掉的。”

  1945年12月24日,马识途被国民党特务杀害了,这已经是60多年前的事情了,马识途的名字多数齐齐哈尔人还是熟知的。因为马识途烈士墓原来在龙沙公园一号门的劳动湖畔,后来才移到西满革命烈士陵园,每到清明时节汉白玉的墓碑前总是摆满了鲜花。但是说起马识途烈士遇难地,还真是很少有人知晓。

  马识途遇难地在现齐市第二医院内东北角,原将军府后院。将军府的后院门前原来是半截死胡同,三面是3米高的青砖大墙,死胡同路北的大墙中间设了一处双扇的大门。这大门多数时是关着的,死胡同里是当时少有的水泥路面。这个院子里曾经有三幢洋房,西边的一幢是具有民国初年建造特点的青砖洋房,东边两幢靠近东大墙是水泥结构的洋房,大约建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世纪60年代卜奎大街北段扩道,将军府东大墙和这个后院的东大墙同时被拆掉,离墙很近一前一后的两幢水泥洋房也随之拆掉了,青砖洋房位于西头里侧,有幸保存了下来。这个院子不是很大,北墙即是清代的北城墙,墙外为北斗胡同。

  这个院子曾经是很森严的,过去人们曾每天从这里经过,但很少有人进去过。后来不神秘了,建华区广播站就在院里。仅仅剩下的这一幢青砖洋房恰恰就是马识途烈士遇难地。这幢洋房曾经做过第二医院的托儿所、外科、烧伤科病房、档案室、院长办公室等,一直在沿用。

  那么这个院子和洋房,原来是做什么用的呢?据史料记载,这里曾是黑龙江省政要的官邸私宅。1945年光复后,10月15日成立嫩江省政府,改为省政府宿舍。省长于毅夫、代理秘书长马识途等机关干部在此居住和办公。

  马识途烈士遇难地就是第二医院内东北角的这幢青砖黑铁皮屋顶的一层洋房,虽历经了80多年的风雨,仍然是一座不同凡响的精美建筑。青砖的颜色基调,纯朴中透露出俊秀,中间设门,东西开间坐北朝南一字并列,显得十分庄重,东面转为圆弧形的建筑,平稳中略加变化,整体和谐统一。屋檐用砖垛和连廊砌成闭合式的“女儿墙”,装饰得十分得体,剔透且开朗。

  门脸是这幢小洋房的“门面”,所以另下了一番功夫。双扇木门上方加设了铁艺的遮阳棚,略显出点儿华贵。门脸高出女儿墙的部分用浮雕的手法,进行了艺术装饰。门脸的装修集中体现了这座洋房的建筑美,也算是锦上添花了。马识途遇难地,一座青灰色的洋房,无论谁看都能看出不是一所平凡的房子,一所老屋承载了80多年的风雨,深藏着厚重的历史故事。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马识途,为保卫刚刚建立起的人民民主政权,被国民党特务暗杀在这里,齐齐哈尔人民世世代代都不能忘记马识途烈士。

  【马识途烈士遇难始末】

  马识途是辽宁人,1903年出生于辽宁铁岭的横道河子,年幼时举家迁居沈阳北大门里贾记胡同。1929年北平(北京)师范大学史地系毕业后曾回沈阳第三中学高中教书。后因愤恨不抵抗主义出卖东北,“九·一八”以后入关到东北中学教书,又因抗日有罪转到北京第二女子中学教书。1934年初投奔积极抗日的张学良将军,任职于东北难民子弟学校。1936年毅然决然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到抗日根据地太行山区工作。曾先后担任过太行一专区民政科副科长、秘书、太行区干部学校教导主任、赞皇县县长等职务。带领和培养了李剑白等青年学生参加抗日活动,为抗日根据地培训干部做出了突出贡献。马识途原名马骏麟,字献图,为了表示革命的决心,将献图改为识途。将妻子高兴的名字改为高鲁,意为学习鲁迅的革命精神。由于对马列主义的无限信仰,将长子名字改为马列、次子名字改为马恩,全家投身革命。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伪满洲国随之垮台,中共中央立即向东北派遣大批干部和军队,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与国民党反动派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夺东北的斗争。当时在太行山区工作的东北籍干部较多,第一批回东北的有50多人。马识途随于毅夫同志于9月底由太行山出发,徒步行军一个月后于10月底到达沈阳,11月10日到达齐齐哈尔。经过周密的工作和紧张的筹备,11月15日嫩江省人民政府宣告成立。

  嫩江省政府主席由于毅夫担任(“九·一八”前曾任齐齐哈尔一中校长),郭维城调离后由马识途任代理秘书长。新政权刚刚建立,工作千头万绪十分繁忙,马识途废寝忘食、勤勤恳恳的投身到建立新的民主政权的工作中。

  1945年12月,齐齐哈尔已经进入了严冬季节,天气的寒冷和政治空气的紧张同时加剧。

  抗日战争胜利后,东北地区成为中、美、苏、国共两党三国四方必欲争夺的焦点。一方面中、美、苏三方的谈判在航空楼(铁锋区政府原址)针锋相对的进行,另一方面国共两种势力在较量,齐齐哈尔的形势日趋严峻复杂。谁能取得东北,在东北站住脚跟,谁就能得到整个中国。国民党在美国的支持下急欲抢夺东北。虽然日本关东军已经投降,伪满政权已经垮台,但敌伪残余势力依然猖獗。国民党地方势力与伪官吏、警察、宪兵、特务等敌伪残余势力相互勾结,准备迎接国民党来接收胜利果实。国民党在嫩江地区收编的光复军、先遣军、挺进军、土匪武装等各种杂牌军有一万八千多人。这些反动势力到处争城夺地,暗杀共产党干部,两种势力在齐齐哈尔的斗争十分激烈。敌伪势力兴风作浪极力破坏新政权的建立。这时黄克诚所率新四军三师三万五千多人已经到达,齐齐哈尔革命力量占明显优势。

  为了加强保卫,公安处选派一个连队,警卫省主席宿舍和财政厅。财政厅在将军府的西院,后面正对着省主席宿舍的前门,五、六名关内来的干部都住在省主席宿舍内。为了安全,财政厅的现金也都放在主席宿舍内。

  国民党反动派在军事上已是日暮穷途,因此不断进行卑鄙下流的暗杀活动,企图挽回他们失败的命运。国民党反对派在齐齐哈尔经过一个多月的策划,国民党黑龙江省党务专员赵岳山,以伪军官张达、信义等八人为刽子手,又以重金收买了伪国兵出身混进我警卫连任一排长的高洪礼做内应,实施了他们可耻的刺杀嫩江省主席于毅夫的“杀于”计划。

  暗杀行动定在了1945年12月24日夜12时,联络暗号是“拍巴掌”,口令是“杀于”。他们在省政府门外准备了接应的囚车、割断了电线,预谋杀害省政府主席于毅夫、抢夺现金、策反警卫战士叛变拉进山里扩大武装,迎接国民党接收大员。

  当日深夜11点多钟,这伙匪徒开始了他们的罪恶行动,一切按计划进行。“内应”打开了大门并把敌人领到省主席宿舍门口。西面的一间是里外套间的房子,西头里面一间住着于毅夫和财政厅长刘靖,并存放着财政厅的现金,马识途住在靠近走廊的外间。

  因为工作繁忙,于毅夫、刘靖、马识途已经几夜没有脱衣睡觉了,深夜刚刚要休息。马识途才返回房间,听到了几声枪响,匪徒们破门而入。敌人先是打死了正在睡熟的警卫连指导员李慈民、排长吴诚谋、通讯员李树林。马识途屋里还亮着灯,敌人已经闯了进来,原想活捉于毅夫押进准备好的囚车。这时里屋的于毅夫和刘靖听到脚步声和枪声立刻起身用床铺将门顶上保护钱款,同时都拔出手枪准备战斗,公安处长历男听到枪声也带领队伍奔省长宿舍跑来。

  愚蠢的匪徒本想活捉于毅夫、抢走现金,但是他们并没有见过于毅夫,情急之下闯到马识途面前问道“你是于毅夫吗”,马识途立刻明白了敌人的企图,回答“我是于毅夫”,敌人慌忙连开几枪打在马识途身上,调头逃窜。

  敌人已经无法从房门退出,撞开窗户逃走了。于毅夫立即给公安处挂电话,电话线被切断了。于毅夫和刘靖立刻来到马识途身边,马识途身中数弹倒在地板上的血泊中,伤势严重。当刘靖向他询问家属情况时,他仍高呼“共产党万岁”,不久停止了呼吸。马识途同志对党忠心耿耿,在敌人面前临危不惧、大义凛然、置生死于不顾,离开了他的战友,为革命流尽了最后一滴鲜血。

  在警卫连新四军老战士和公安处战士的追击下,敌人仓惶逃跑。当敌人往南跑到戏园子胡同时,发觉打的并不是于毅夫,钱款也没有抢到手,回去再打已经来不及了,后面的追兵和苏军司令部汽车马达已经响起来了,这股残匪由西大桥夺路逃跑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杀于”计划破产了,马识途和三位战士用鲜血和生命保卫了新生的革命政权。在当时严峻的形势下,战友们怀着对敌人无比憎恨,对战友无限眷恋的心情安葬了四位烈士。

  于毅夫同志题写了“烈士马识途同志传略”的碑文,时间是1946年1月10日。

  1951年3月30日,五年前刺杀马识途的主犯张达、信义等人全部落网。《黑龙江日报》发表了题为《镇压反革命活动》的社论,庆祝人民的胜利。

  1951年5月27日,省、市司法机关在西郊运动场(现浏园宾馆、齐大图书馆原址)召开11万人参加的公审大会,宣判处决了一批反革命分子,包括刺杀马识途的张达、信义同时处决。

  宣判大会上马识途的母亲上台控诉了反革命分子的罪行,全省有四十多万人收听了大会的实况播音。

  1959年,马识途烈士墓从龙沙公园迁移到西满革命烈士陵园的烈士墓区。

  1999年春,马识途烈士的孙子和外孙女婿将马识途夫人高鲁的一部分骨灰埋在西满革命烈士陵园马识途墓的一侧,永远陪伴着烈士的忠魂。

  【马识途烈士遇难地成为我市“首批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马识途烈士遇难地作为重要的革命遗址,经市政府批准,齐政发【1987】5号文件公布为齐齐哈尔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94年11月6日,根据中共中央印发的《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的要求,市委、市政府命名了我市首批“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马识途烈士遇难地被命名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马识途烈士遇难地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已经21年了,公布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也有十四个年头了,保护和利用的情况并不尽人意。马识途烈士遇难地的产权为市政府所有,但仍在移做它用,这种情况不利于这处革命纪念地的保护和利用,也无法发挥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作用。革命纪念地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主要场所,爱国主义教育作为社会的主旋律在我市已坚持多年,利用革命纪念地进行形象、直观的爱国主义教育是其它宣传形式无法取代的。保护和利用好马识途烈士遇难地,无论对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还是对干部群众进行反腐倡廉教育,都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

网站地图
主办:齐齐哈尔市档案局   版权所有:齐齐哈尔市档案局
联系邮箱:qqhrda@163.com   联系电话:0452-2796405
备案编号: 黑ICP备06007328号-1   黑公网安备23020302000019
                    网站标识码:2302000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