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卜奎记忆 > 卜奎人物 > 机智护送省领导--朱国斌
机智护送省领导--朱国斌
2017-08-18 15:17:20   来源:《历史的追忆》
       1945年深秋的齐齐哈尔,已是冷风凄凄,一片肃杀。虽然这里已经从日伪的统治下光复,但是饱经磨难的人民却并没有迎来和平和安宁。一场国共两党之间两个前途、两种命运的大决战正酝酿之中。
        为了解放东北,建立巩固的根据地,中共中央向东北地区派遣了大批干部,他们在东北发动群众,进行土改,建立地方政权和人民武装,开展了积极的工作。与此同时。国民党在美国的支持下,和日伪残余势力勾结起来,疯狂地压迫人民,掠夺财富,迫害进步人士,对于共产党派遣到东北的各级干部,更是视为眼中钉,采取各种阴谋手段进行骚扰、阻截和暗杀。在这种局面下,早在1929年就加入党组织的齐齐哈尔第一个女共产党员朱国斌,勇敢地接受了护送冯仲云、王鹤寿等黑龙江省领导到北安建立政权的任务。
        朱国斌早年在黑龙江省立女子师范学校就读,期间在邹大鹏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后根据中央关于超龄团员直接转为党员的指示而转为中共党员。
九一八事变后,朱国斌与党组织失去联系,直到抗战胜利后,才和党组织取得了联系,重新投入到革命工作当中。
        当时,齐齐哈尔是嫩江省省会,黑龙江省省会在北安,而国民党光复军正盘踞在齐齐哈尔和北安之间的泰安(现依安) 县。如何护送三十几位领导及同志突破泰安封锁线,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这项任务交给了西满军区的护路军(铁道兵的前身)。区护路军司令郭维成亲自担任列车长,郭维城的秘书,也是朱国斌的丈夫腾仁友担任运转车长,并委派朱国斌以家属身份进行掩护。为了便于迷惑敌人,进行掩护,腾仁友和朱国斌商量决定,带上他们的孩子。
        朱国斌望着6岁多的儿子腾儒晶,心中有些不忍,这次任务极为危险,随时有牺牲的可能,一旦出了问题,不可避免地会殃及孩子。但是想到任务的重要性,朱国斌还是把孩子抱过来说到:“晶!咱们回家!”
        腾儒晶年龄不大,十分聪明,听到妈妈这么说,心里诧异地想:我们刚刚到齐齐哈尔,怎么就回去了呢?
        朱国斌又说:“什么也别拿!”
        腾儒晶答应说:“好吧!”
        朱国斌领着儿子从龙沙公园后面的赵姥姥家出来,一路小跑地来到火车站,直接来到站台已挂上车头的铁甲车前。这是一种日本造的军用轨道战车:车厢的正中有可旋转的升降平台、水压机枪放在正中的车顶外面,射击手可以把头探出车顶进行射击,车体的四周有数个兼用射击的观察孔。
        几个战士正在往车上手动子弹箱。朱国斌和儿子上了铁甲车。车上,一位穿着苏联军大衣的军官正用俄语说着什么。腾儒晶就用刚刚学会的俄语对他说:“达拉斯气!(你好)。”这个军官和腾儒晶握了握手。车上的30几个官兵瞅着他们俩人,看着小大人一般的腾儒晶,都被逗笑了。
        这时,腾仁友拿着铁路信号旗在车厢门口和一位穿着大褂的人说了些什么,然后转过身去举起了绿色信号旗,火车缓缓地移动了……
        列车飞快地朝北驶去。腾儒晶也学大人一样通过一个观察孔的小窗户口看外面的景色。渐渐地列车接近了泰安车站。这时,原本没有在泰安停留计划的列车突然开始了紧急制动。朱国斌急忙抱住身体摇晃的儿子,母子二人一起向外望去,只见站台上出现了国民党渔利军的身影,显然就是他们拦停了列车。车厢内立刻紧张起来,保护这趟列车的护路军战士开始打开弹药箱,分发弹药,打开松动的保险,做好了战斗准备。随即,朱国斌又看到她的丈夫腾仁友跳下火车向站房跑去。
        朱国斌知道,丈夫曾经在泰安车站工作过,这是去找车站的朋友设法通融交涉。但是如果光复军不能确定车上的情况是绝对不肯罢手的,势必要上车搜查。这时,只有她和儿子能够麻痹敌人,于是拉起儿子的手说:“出事了!孩子,别怕!这就看我们的了。一会儿我们下车,那些当兵的要问,你就说车上拉的都是老毛子(当时东北人对苏联红军的称呼),别的我们都不要讲!”
        看着妈妈焦急的样子,腾儒晶对妈妈说:“放心吧!我知道了!”朱国斌亲了亲儿子。
        腾仁友回到车厢前,通过孔对那位穿大褂的人说了些什么,穿大褂的人转过身对朱国斌说了几句话以后,车厢的大铁门打开了。朱国斌领着儿子下了车。这时穿苏联军大衣的人伸出手轻轻摸了摸腾儒晶的头。
        那一刻的站台上安静极了,只能听到火车头排气的声音。朱国斌带着儿子一步一步地向站房走去。这时几个国民党光复军突然跑上站台,强行把朱国斌和儿子分开。腾儒晶两腿蹬着、一边挣扎一边叫唤着要妈妈。一个当兵的硬把他抱到站房。一个当官的拿着撸子(小手枪)顶着腾儒晶的脑门,还有几个当兵的端着上好刺刀的三八大杆(小日本的步枪)围了他一圈。那个当官的对腾儒晶吼到:“小兔崽子!车上拉的什么人?快说!要是骗我,就崩了你!”
        腾儒晶想着妈妈的叮咛,一边挣扎着大喊要妈妈,一边说:“车上拉的都是老毛子。”
        当官的听了不死心,继续威胁孩子:“车上要是没有老毛子,就要你的命!”
        腾儒晶立刻机警的回答道:“肯定是老毛子,和我说话我听不懂。”
        那些当兵的把朱国斌带到另一个屋子里进行盘问。朱国斌说:“我是那个信号员(指先前下车的腾仁友)的家属,领着孩子到齐齐哈尔串门,搭车回泰安的家。”
        光复军军官听了,犹豫了一下,还是想要派人上车搜查。正在僵持不下的时候,忽然听到站台上一阵咆哮,讲的是俄语,很是吓人。只见那个穿苏联军大衣的人站铁甲车的门旁大发雷霆。这个人其实就是冯仲云,也就是在齐齐哈尔站上车和腾儒晶握手的那个苏联军官,此刻见到形势危急,于是下车来到站台上,操着一口流利的俄语质问为什么不开车,顿时吓得光复军不知所措。那个拿撸子的军官看到孩子的话已经被证实,又没有发现什么破绽,害怕得罪了苏联人引起纠纷,于是命令到:快、快撤除路障。几个士兵跑过去搬开了放在铁轨上的六七根枕木。这时,腾仁友举起绿色信号旗发出放行的信号。那位穿苏联军大衣的人登上列车站在铁甲车的门口向朱国斌挥手告别。随后,腾仁友的身影也出现在首车上。他站在车门的踏板上,一只手扶着车门把手,一只手拿着信号旗指点着朱国斌的方向,这是他在用特殊的方式向自己的妻儿致意……
        列车慢慢地加速远去,通过了敌人的封锁线,消失在远方的地平线上。
        朱国斌在车站的出站口等到腾儒晶被放出来,拉起儿子的小手,匆匆地离开火车站,向家走去。期间又遭到了敌人的跟踪和盘问,朱国斌带着儿子镇静自若地应对,安全地回到家里。
        后来,朱国斌得知,他们护送的领导平安到达了北安市。那次车上那位穿大褂的人正是他们要护送的中共黑龙江省省委书记的王鹤寿。而穿苏联军大衣,说一口流利的俄语的是苏军驻沈阳警备司令部副司令冯仲云,他从北安转道去了哈尔滨,不久以后担任了松江省政府主席。




 
主办:齐齐哈尔市档案局 版权所有:齐齐哈尔市档案局
联系邮箱:qqhrda@163.com 联系电话:0452-2796405
                    黑ICP备0600732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