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卜奎记忆 > 卜奎人物 > “吴大舌头”---吴俊升
“吴大舌头”---吴俊升
2014-01-09 15:50:59   来源:信息中心
        吴俊升(1863年——1928年),原名兆恩,字秀峰,后改名俊升,字兴权,原籍山东历城。吴家世代务农,咸丰末年,山东年景不好,迫于生计,便迁到东北谋生,后在昌图兴隆沟(今辽宁省昌图县老城乡长青村兴隆沟)落户。吴俊升共有姐弟八人,他在男子中居长,下有两个弟弟。因家贫,七八岁时便给人家放马牧羊,13岁去四平街庆丰当铺做小伙计,由于性情顽劣,惹是生非,不久即被辞退。后又随其父贩过马匹。17岁入辽源捕盗营,先后做过伙夫、马夫,20岁编入骑兵。他在军营,作战勇敢,以功提升五次,迄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官至奉天(今辽宁省)后路巡防队统领、候补总兵,与张作霖、冯德麟、马龙潭被称为奉天的四大军事重要人物。辛亥革命爆发,吴俊升受东三省总督赵尔巽命与张作霖等联名致电内阁总理大臣袁世凯,要求勤王,尽忠清廷。
\        民国建立至民国10年(1921年),吴俊升参加了打击前清肃亲王善耆和蒙古喀刺沁王的满蒙独立活动,及平息科尔沁右翼前旗札萨克图王乌泰叛乱的战事。因功累次升迁先后任旅长,守备司令官,师长,陆军中将、洮辽镇守使,陆军上将衔、黑龙江省督军兼行暂署黑龙江省长。获不同等级的文虎章、嘉禾章、大绶嘉禾章、宝光嘉禾章,叙勋至二位。袁世凯图谋称帝时,与张作霖等共上《变更国体请愿书》,得封二等男爵。在讨袁运动中,又于张作霖联手驱逐了亲袁的奉天将军段芝贵。当黑龙江省发生许兰洲与巴英额、英顺军事对峙之际,他受命率军至齐齐哈尔,实行武力调停。接着又与孙烈臣夹攻吉林,辅佐张作霖当上“东北王”。
        民国11年(1922n2), 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吴俊升被任为奉军后方警备。奉军战败后,北京政府顺从直系分裂奉系的企图,任吴为奉天督军。而吴为忠于张作霖,通电拒不受命。后张作霖宣布东三省独立,实行联省自治,任吴为东北保安副司令及黑龙江保安司令。民国13年(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吴俊升被任为奉军第五军军长,配合第二军作战于热河。战后,受命督办黑龙江军务善后事宜。民国14年(1925年)初,任善后会议委员,不久,又兼任东北陆军第十八师师长。同年11月,奉军将领郭松龄在滦州举兵反张,先后攻占锦州、新民,逼近奉天(今沈阳市)。张作霖急召吴到奉议事,吴对张说:“上将军,我和郭鬼子(指郭松龄)誓不两立,有他没我。我跟他决一死战。我抄他的后路去!”张即委其为讨逆军总司令。他在巨流河召开军前会议时说:“我是老粗,不懂得红蓝铅笔在地图上怎么划,可我知道两人打架,我扯谁的后退,谁就趴下。”在作战部署停当后,他又做最后训话,要齐心协力拧成一股绳,不然大家都不能存在。临行又决定由旅长梁忠甲代理他的职务,随即亲率骑兵由辽中间道奔往郭军司令部驻地白旗堡,到后,先烧了郭军的军械弹药、粮秣仓库,使郭松龄力穷势绌終而溃败。张作霖于事后召开会议,提出要引退让贤,将政治交给王永江,军事交给吴俊升。而奉系主要军政骨干坚请张继续主持东北大局。但张表现得意态坚定,因事关东北局势,会议情绪紧张。在议论中,吴俊升摇头摆手地说:“我一天也担任不了,你不干,咱们一块撂下。”又说:“谁英雄?我看我们都是狗熊,只有大帅是英雄。”逗得与会者纷纷大笑。民国15年(1926年),奉军入关,广州国民政府誓师北伐,吴俊升等拥戴张作霖为安国军司令。民国16年(1927年),张作霖自任陆海军大元帅,以吴为东三省保安总司令,晋升为陆军上将,授兴威将军。民国17年(1928年)5月,奉军为北伐军所败,张作霖决定撤军出关。6月3日,张乘专车离京,吴俊升闻讯远迎至山海关,二人同乘一节车厢回奉。4日清晨,行至皇姑屯附近,触发了日本关东军预埋炸药,车厢被炸毁,吴俊升被铁路道钉穿入脑部,当即丧命,时年65岁。张作霖受重伤,当晚死去。
        吴俊升的身量矮,为人粗鲁。年幼时嘴受过冻伤,以致说话吐字不清,常是磕磕巴巴,唔唔、唔唔。被任戏称“吴大舌头”。他貌似憨庸,而心实狡黠。当其成为奉系骨干,掌握兵权后,便大施“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手段。他任黑龙江督军时,在各地安插亲信,诸如“石家二兄弟、董家三父子、赵家五虎、刘家御外甥”之流皆听命麾下,吴对他们尽可颐指气使。又自觉无能主持省政,即将政务推给教育厅长于驷兴代行省长事。在直奉战中,他为支付巨额军费,不顾损害人民利益,竟动用省内大部财力,又指令黑龙江省广信公司增发纸币,造成地方货币贬值,使地方经济受到很大影响。
        吴俊升为保持奉系军阀对东北的统治,对各地人民的反抗斗争进行血腥镇压,对一些影响局势的事端,一概遏\止,断然扼杀。民国11年(1922年)冬,驻防海拉尔混成二旅步兵团的两连士兵不满长官克扣军饷,奋而携械离队,声称“宁做流寇,永不当兵。”吴俊升闻知,立即亲赴海拉尔,将离队者召回,用好言相劝,并答应补发欠饷、惩处有关人员。又说:“驻防边境十分劳苦,应马上换防,回省城休整。”离队士兵听他这样表示,便满心欢喜地随他登车而返。行至五福站,吴突令停车,命两连士兵徒手下车等候听他训话。士兵们下车正在整队时,猛遭车上预伏射手袭击,士兵们至此方知中了吴的毒计,但已逃脱不迭,幸免者只有数人。闻者无不忿恨啐骂吴之诡诈凶残。民国12年(1923年),吴俊升收编了数百名土匪。后因匪首们争夺职位和匪徒们的行为不轨,吴便佯称开会,将匪首骗至督军公署。因先已通知不得携带武器,所以他们尽皆徒手入内,刚刚就座即被捆缚,随即全部枪决。同时派兵将驻在南大营的收编匪徒包围,用机枪尽行击毙。民国17年(1928年),通化、临江等十几个县农民组织大刀会。吴俊升调集兵力组织围剿。在攻击中诱杀了大刀会的领导者张树声和尹老道,有三千五百多大刀会成员和农民被杀戮(连12岁的儿童也未得逃生)。但他对日本人却是毕恭毕敬,宣扬“中日亲善”不遗余力。他严令军警不准对日本人稍有不逊,并要尽力保护他们的生命财产安全。民国17年(1928年),一日本军火商被杀,他用15000元悬赏缉捕凶手,还宣称如由军人捉得,则予提拔升级。平时遇有日本人来访,不论来者是河身份,一律设宴款待并召僚属作陪,表示诚悃,以换取日本人对他的好感。
        吴俊升平生嗜好很多,最突出的是爱马,据称他有良马三千余匹,常年在督军署内饲有很多纯洋马、纯中国马、纯蒙古马及杂种马。每日清晨,他必到马厩看马。有客人来,在谈话中只要提到马,他便勃然兴起,与来人大谈《相马经》,末了总要邀客人一同去看马,有时还召来精于骑术的差弁当场表演一番,他偶尔也当众搬鞍跨马一趟,这是他生活中最大的乐趣。每入此境,便不计其他,兴尽方休。除了爱马,他还酷爱枪支、刀、剑。每遇新货、珍品,便不惜重金收购。他的办公室、客厅、居室都以马的雕塑、绘画,枪支和刀剑为主要陈设。另外,他还十分喜爱女色。妓院、歌馆是其经常驻足之地。他有妻妾四房,原配生过两女,但均夭亡。后娶石氏,生有一子一女,迄原配过世便扶为正室。后又纳靳氏、李氏。李年龄最小,归吴时才14岁。后靳氏与他离异,石氏携带子女常住奉天,只有李氏随在身边。他曾恬然大书“自古名将爱良马,从来美人属英雄”的联语(吴本不会写多少字,这几个字是他练熟了的),自诩为名将、英雄,更以拥美人得良马为得意。其它的喜好则莫过于对小动物的饲养。在小动物中最爱猴子和狗,为了养好这些宠物,还用公费雇了专人和兽医。
        吴俊升利用权势在郑家屯、通辽、洮南、齐齐哈尔等地取得二十七万余垧土地和很多房产,出租房不下万余间。在奉天、郑家屯建有规模宏大的住宅和家庙,还在大连购置了别墅。由他独资、合资经营的企业有杂货店、钱庄、烧锅、粮栈,电影院和电灯厂。在银行有巨额存款,并保藏有大量的珠宝。他曾颇为自负的表示不让张作霖为东北的首富。吴俊升死后,遗体先在奉天厝寄,民国18年(1929年)8月,埋葬于昌图县兴隆沟五龙岗。

                                        摘自齐齐哈尔市志稿《人物志》


主办:齐齐哈尔市档案局 版权所有:齐齐哈尔市档案局
联系邮箱:qqhrda@163.com 联系电话:0452-2796405
                    黑ICP备0600732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