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卜奎记忆 > 卜奎人物 > 情报战线的抗日烈士---张永兴
情报战线的抗日烈士---张永兴
2014-01-09 09:04:23   来源:信息中心
      张永兴(1896年——1937年),又名张新生,化名张惠民、张裕国、焦若愚、王立川。山东蓬莱北沟村人。幼年随父母移居辽宁省宽甸县。民国4年(1915年)考入天津南开中学。在中学时代,他接受了新文化运动启蒙。20年代初,张永兴参加了国民党,曾在安东(今丹东市)组织工人夜校,启发工人积极参加国民革命军运动。民国15\年(1926年)和民国17年(1928年)在安东发生的“安东虹桥事件”“万宝山事件”中,他积极参与组织安东各界反对日本帝国主义游行示威,敌人为此曾多次罗织罪名企图逮捕他,但都被他巧妙第躲过。民国20年(1931年),张永兴为反抗日本的经济侵略,在安东又领导了两万多名缫丝工人大罢工。“九一八”事变后,张永兴只身去北平(今北京),参加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民国21年(1932年)2月,张永兴奉命去南京汇报请示工作。在南京遇到了在天津南开中学时的同窗好友刘进中(中共党员,这次到南京是受共产国际上海情报站负责人左尔格的派遣,收集国民党军事情报)。张永兴受刘进中影响,决心脱离国民党,并约刘进中到北平见面。张永兴回到北平后,又结识了中共西郊区委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书记王兴让,在王的教育培养下,于同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刘进中回到上海后,向情报站负责人左尔格汇报了张永兴的详细情况。左尔格指示刘进中对张永兴要积极争取。于是刘进中便专程前往北平与张永兴会见。张永兴接受刘进中代表情报站的约请,并表示“国破就不能避免家亡,我在东北做地下抗日工作,但没有找到真正的抗日道路,共产党是真正管人问事的组织。我决心舍家为国。”随后张永兴去上海接受任务。
      民国22年(1933年),张永兴受党组织委派参加共产国际情报组织,同闻汉章(又名张树棣,中共党员)一起去苏联哈巴罗夫斯克(伯力)远东军区情报部学习情报工作技术。
      民国23年(1934年)4月,张永兴与闻汉章学习期满,两人以商人身份潜至齐齐哈尔,建立地下军事情报站。张永兴在南大街开设了一家鞋帽店,闻汉章开了一家杂货店作为掩护。同年12月张永兴由北大街住所搬进街道僻静的东二道街仁惠胡同1号(现东二粮店)。一切安排就绪,张永兴按约定时间潜往苏联领取到苏制收发报机一台,安装在院中仓房内,每隔3—5天联系一次,没次50分钟。收发报工作初始由闻汉章负责,后由张庆国(又名张尧兴、张永兴胞弟)担任电台工作。他们为了安全,不断变换波长和频率。因此,驻齐日军无线电所及伪满洲电信局虽不断发现异常电波,但始终找不到电台所在。
      张永兴在筹备建站发展情报组人员中,充分分析了各阶层人的思想特点,他认定,当时知识分子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罪行认识最为深刻,他们怀有迫切参加抗日救国愿望。因此确定,发展组织的主要对象是知识分子和政府、军队官员。经过慎重选择,先后发展了赵云溪、谭继恕、魏世芳、于心元、乔雨忱等人。同时还把他在安东搞工人运动时一起工作过的中共党员陈福绪、许志岚等骨干分子召来。到民国24年(1935年)末,情报站已发展到20多人。为了便于掩护和收集情报,凡是情报人员都有合法职业。张永兴在北门外开设一家鲜果店,闻汉章担任民声晚报社社长借以扩大社会交往,许志岚办起养鸡场,经常去日本军事部门卖鸡和鸡蛋。同时,张永兴又结识了爱辉县三道沟开小店的关奎群,并将其小店发展为秘密交通站。张永兴还根据情报人员的职业和能力,对侦察的目标和单位做了详细的分析和部署。由于计划周密,手法巧妙,大量的军事情报集中到张永兴手中,经他整理分类,再分别用电台或交通员送往上级情报机关。当年日军的材料中写到:“张惠民(即张永兴)布置同党分子搜集驻扎齐齐哈尔日军第十六师团、第一师团司令部及所属部队、航空队、关东军仓库齐齐哈尔分库军事资料,并收买驻地部队卖的废纸和利用满人儿童在部队营房附近收集散落纸张,将集团人员打入部队充当佣人,窃取情报。其活动是有周密计划的,方法甚为巧妙……”。
      民国25年(1936年)8月,张永兴携带大量情报经爱辉三道沟交通点去苏联伯力远东军区送情报。同年9月25日,去苏联送情报的王海谩、关奎群在孙吴被捕。三道沟交通站遭破坏,情报人员蔡秀林被捕。蔡在刑讯中招供,敌人从而掌握了张永兴、闻汉章和情报站的情况,便立即出动大批宪兵、特务对张永兴住所和所开店铺进行严密监视,对民声晚报社、养鸡场、鸿发园饭馆等处施行大逮捕。11月4日,张永兴由苏联返回齐齐哈尔,当他走进仁惠胡同时,发现有可疑的人在他家附近活动,便没进家门,转到中央路情报站隐蔽点。他考虑存放在家中的数百件机密情报需做妥善处理。于是在17日晚冒险回家,又被敌人发现。不得已,只好从后门走出。与此同时,张庆国也来转移电台和情报,不幸被捕。敌人为了得到他们“通苏”的证据,在张永兴家进行反复搜查。搜出情报481件,收发报机两部,照像机4架、冲洗设备1套,秘密文件千余份(其中重要机密情报560件)。18日晨,张永兴等5人在中央路隐蔽点被捕。到25日,情报站的人员有19人被捕,只闻汉章等3人转移脱险。日本侵略者认为,这是自日本关东军入侵东北以来,破获的最大“间谍案”,所以由关东军宪兵司令东条英机亲自处理。
      张永兴在狱中表现得坚贞不屈。敌人劝诱张永兴做他们的“秘密工作人员”,受到张永兴的愤怒斥责,他说:“你们\侵略我的国家,我怎么能投降你们,休想!” 敌人想从张永兴口中得到第三国际系统情况,张永兴坚定地说:“我们组织规定,凡是在苏联听到的话,不准对外议论。”敌人劝降失败,便用压杠子、灌凉水等种种残酷的严刑逼供,使张永兴多次昏死过去,待醒来时,便怒斥敌人道:“我告诉你们,我是中国人,中国正遭受你们的侵略,我不能坐视不管,我们要和侵略者血战到底,解放自己的国家……。”刑逼不成,敌人又把张永兴的妻子和两个儿女抓到宪兵队,企图用亲人逼降,然而张妻深明大义,不受强逼,他安排了后事后,要妻子“留下血衣,教育后代”。敌人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于民国26年(1937年)1月5日,将张永兴枪杀在齐齐哈尔北大营附近(今建华厂烟花厂厂内)。同时被害者还有张庆国、许志岚、陈福绪等7人。张永兴就义后,即由家属将其遗体埋葬在刑场附近。齐齐哈尔解放后,嫩江省政府于民国37年(1948年)春,将其遗骨移葬于西满烈士陵园。1988年7月7日,黑龙江省安全厅为张永兴烈士举行了重新建碑揭幕仪式。

                                                              摘自齐齐哈尔市志稿《人物志》



主办:齐齐哈尔市档案局 版权所有:齐齐哈尔市档案局
联系邮箱:qqhrda@163.com 联系电话:0452-2796405
                    黑ICP备0600732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