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卜奎记忆 > 史料公布 > 惨无人道 罪恶滔天
惨无人道 罪恶滔天
2015-09-14 10:28:43   来源:编研科
——齐齐哈尔日本宪兵队罪行
齐齐哈尔日本宪兵队
    齐齐哈尔日本宪兵队,原址位于今海山胡同与海山路交汇处圣弥勒尔大教堂东南侧,原为国民党黑龙江省党部礼堂(省工会),19311118被日军占领后改为日本宪兵队。
 
日本宪兵逼迫张永兴家人合影
    日本宪兵在破获齐齐哈尔地下军事情报站后,逼迫张永兴家人与他们合影,作为战功佐证寄回日本。后排为日本宪兵,其中右三为直接杀害烈士们的日本战犯土屋芳雄。前排中为张永兴烈士的妻子李淑琴。

    宪兵,虽然在职能上各个国家有所不同,但在总体上来说,宪兵的职能一般都是在和平时负责维护军队纪律,战时负责后方稳定,看押战俘等职能。不过日本的宪兵队是个例外,特别是在抗战中的沦陷区,日本宪兵的权力更是大到了极点,成了体现日军凶残的标签。
    一、齐齐哈尔日本宪兵队建立初始
    齐齐哈尔日本宪兵队,设于1931年11月,是侵占齐齐哈尔日军镇压中国人民反满抗日活动和执行军法的特种部队。
    1935年,东条英机出任关东军宪兵司令官后,一方面大规模扩大占领区宪兵的人数规模,不只是在大城市,就是在县城哪怕是一些较大的镇子,都成立了宪兵队;另一方面提升占领区宪兵的权力,关东军的宪兵有调动大规模军事武装的权力,满洲国所有地方伪警察,也都归宪兵队领导,而且凡是涉及到抗日的行为,不管是较大规模的抵抗武装,还是个别性的反动言论,都在宪兵队的管辖范围内,因此沦陷区的宪兵队,成为日本维护占领区统治的重要部门。
    1931年11月19日,日军第二师团在师团长多门二郎的指挥下,侵占了齐齐哈尔。随即,多门以该师团海村园次郎少佐以下30余名官兵为骨干,成立了齐齐哈尔宪兵队,办公地点设在原国民党党部礼堂(现海山胡同与海山路交汇处圣弥勒尔大教堂东南侧)。
齐齐哈尔日本宪兵队下设两个分队,第一分队队长由海村园次郎少佐兼,第二分队队长是秋筱贯三大尉。1932年,扩充齐齐哈尔宪兵队,增调宪兵65名,队长改为赤泽晨三郎中佐。由于实力的增加,扩大了管辖区域,在齐齐哈尔、北安、海拉尔设立了宪兵分队;在昂昂溪、满洲里设立了宪兵分遣队;在安达、嫩江、讷河、泰安、克东、克山、拜泉、龙镇、博克图等地驻扎宪兵2至3名。   
    1934年4月,又从日本本土调来宪兵35名,使齐齐哈尔日本宪兵队达到130人。同时,调整了组织机构,,新增设了扎兰屯、黑河宪兵分队,讷河、泰安、三河、牙克石宪兵分遣队、博克图宪兵分住所。1936年8月,海拉尔分队与满洲里分遣队合编,建立了海拉尔日本宪兵队。1937年8月,又建立了孙吴宪兵队。1945年日本关东军特别警备队编成后,海拉尔宪兵队、孙吴宪兵队、嫩江宪兵队分别编入了齐齐哈尔宪兵队。至日军投降前,齐齐哈尔日本宪兵队辖齐齐哈尔、嫩江、海拉尔宪兵分队、博克图、满洲里、免渡河宪兵分遣队,扎兰屯、富拉尔基、昂昂溪宪兵派遣队。
    二、齐齐哈尔日本宪兵队的罪恶行径
    在齐齐哈尔日本宪兵队的管辖区域内,有日本侵略军重点建设的齐齐哈尔、昂昂溪、白城子三个军事基地,而齐齐哈尔又是三个要点的指挥中心。齐齐哈尔日本宪兵队的主要任务是保护军事设施,搜集军事情报,侦缉苏联情报人员、围剿东北抗日联军,镇压一切反满抗日活动。为了效忠天皇,维护其实现称霸亚洲的野心,齐齐哈尔日本宪兵队以及其野蛮的手段残害和屠杀中国军民。
   (一)、镇压抗日武装
    1932年,齐齐哈尔日本宪兵队及配属各县的日本宪兵队对中国抗日部队进行了“讨伐”。同年又逮捕惨杀了抗日爱国人士25名。
    1936年12月,齐齐哈尔日本宪兵队、警察厅、龙江县警务科、警护队、伪满第三宪兵团等共同逮捕抗日官兵120人,全部关押在齐齐哈尔陆军监狱。不久,抗日官兵越狱成功,但事后有86人被捕回,其中有12人被冻死,其余被杀害。
   (二)、破坏抗日组织
    1942年2月,齐齐哈尔日本宪兵队在警护队的配合下,破坏了中国国民党东北党务专员办事处齐齐哈尔党部、龙江县党部、北宁铁路党部及齐齐哈尔支部,共逮捕120余人。不久又陆续在昂昂溪、泰康、白城子等地逮捕了40余人。上述有70人被判处徒刑,伊作衡、阎幼文、王文宣等人被杀害。
   (三)、残害我抗日军民、爱国人士
    1934年,齐齐哈尔日本宪兵队先后在兰西县、兴安北省、齐齐哈尔、泰安等地进行6次大屠杀。其中在齐齐哈尔西大桥一次就惨杀抗日官兵和爱国人士60名。
    1935年初,齐齐哈尔日本宪兵队和甘南县伪警察机关捕杀了5位反满抗日农民。同年12月,海拉尔宪兵分队与特务机关逮捕了蒙古族抗日人士25名,其中6人惨遭杀害。
    1936年春,齐齐哈尔宪兵队侦知新闻、教育界有反满抗日活动。经调查判明,在满洲里、齐齐哈尔、牡丹江等北满地区,有大量的共产党人秘密活动,于是关东宪兵队决定在北满实行大逮捕,从6月13日开始,日伪警宪特在齐齐哈尔、哈尔滨、海拉尔、牡丹江等地,一齐出动实行大逮捕,制造了“六一三事件”。仅第一批抓捕人数就达149人,其中哈尔滨52人,齐齐哈尔38人,海拉尔11人、牡丹江48人。此后继续在各地抓捕,总人数达213人,大多是教育界、报界的爱国人士。如黑龙江《民报》社长王甄海,《大北新报》画刊社编辑金剑啸,伪龙江省教育厅长王宾章(国民党黑龙江省党部常委),龙江省立日语专修学校教师麻秉钧,省立师范学校教师王柱华等人。日伪当局对抓捕的爱国抗日人士进行残酷刑讯,据时任齐齐哈尔宪兵分队上等兵的土屋芳雄交代:曾采用灌凉水、上大挂、棒打等酷刑残害被捕者,有的被当场迫害致死。王甄海在日本宪兵队内受到多次刑讯,负责审讯他的日本宪兵军曹左藤春吉为获得共产党的情况,对王甄海屡施酷刑,使他的胸骨、右肘骨、肋骨、腿都被打断而丧失了坐、卧和使用餐具吃饭的能力,但敌人始终未从他的口中得到什么。日本宪兵队对被捕者进行刑讯折磨后,分别做出了死刑和不同刑期的判决。1936年8月,日伪将在齐齐哈尔被捕的王甄海、金剑啸、麻秉钧、王柱华、阎达生等5人判处死刑,26人被判徒刑;8月15日,王甄海等5人于齐齐哈尔北郊被杀害。
    1936年,共产党在齐齐哈尔建立的地下军事情报站遭到日军破坏,11月18日,情报站负责人张永兴等5人被齐齐哈尔日本宪兵队逮捕,到25日,除闻汉章等3人转移脱险外,情报站的人员有19人被捕。破获这样大的“间谍案”,自关东军建立以来还是第一次,由关东军宪兵司令东条英机亲自处理。敌人劝诱张永兴做他们的“秘密工作人员,遭到拒绝。敌人见劝降失败,便使用压杠子、灌凉水等种种残酷的严刑逼供,使张永兴多次昏死过去。刑逼不成,敌人又把张永兴的妻子和两个儿女抓到宪兵队,企图利用亲人逼降,仍未奏效。敌人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于1937年1月5日,将张永兴等8人枪杀在齐齐哈尔北郊。
    1939年5月,齐齐哈尔日本宪兵队和阿尔山宪兵分队共同逮捕了21名“诺门汗”事件的可疑谍报者,杀害1人,其余被判处徒刑。
    1940年9月,齐齐哈尔日本宪兵队在讷河逮捕中共地下工作者96人,同年12月又逮捕36人,共计132人,其中有53人被判处徒刑。
    1943年4月,昂昂溪宪兵分队逮捕地下抗日工作者2人,后被伪满齐齐哈尔高等检查厅判处死刑。
    1945年8月9日,齐齐哈尔日本宪兵队和昂昂溪、博克图宪兵队分别逮捕了32名“战时有害分子”,其中3人被杀害。
    滔天罪行,罄竹难书。沦陷时期,日本宪兵队的血腥镇压与疯狂屠杀,给齐齐哈尔军民带来了空前深重的民族灾难。多行不义必自毙,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恶贯满盈的日本侵略者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参考文献:《齐齐哈尔军事志》、《血战归来》等)
齐大军,刘志东    





 
                         
主办:齐齐哈尔市档案局 版权所有:齐齐哈尔市档案局
联系邮箱:qqhrda@163.com 联系电话:0452-2796405
                    黑ICP备06007328号-1